優速配資好不好:爹欠1億賭債、兒子一頓飯吃掉40萬、嚇跑四大

和平精英官网腾讯 www.gqzfi.icu 有家港股公司,昨天暴漲108%,盤中最大漲幅135%,今天又跌了將近30%。

這可比年初佳源國際先跌80%,又拉高60%刺激多了,這家刺激的港股公司的名字叫做中國稀土。

當然了,雖然名字叫中國稀土,但是大家都知道港股的名字其實不作數。

例如以上港股公司中字頭僅有2家是真國企,你能找到么?

答案是:中國食品、中國鋁業。那其他是什么,你不用知道得太詳細,別買就對了。

優速配資于2016年06月25日正式成立,是深圳市光法科技有限公司旗下平臺,注冊資金10000萬人民幣。是一家專注股票配資金融企業。戰略合作伙伴有海通證券、申萬宏源證券、國泰君安證券、招商證券、國信證券、等多家合作銀行及券商金融機構。 公司憑借多年配資經驗、以客戶為中心,秉承專業、誠信、貼心、共贏的服務宗旨,以誠信共贏、高效專業的經營理念,贏得了客戶及合作伙伴的高度認可,緊密結合配資市場環境及用戶需求,不斷加強創新能力,提高企業綜合實力,致力于為用戶打造一個安全、專業、可信賴的配資平臺,讓人人都懂得配資,通過配資杠桿性質,實現股票交易獲利增值。

所以中國稀土和國字號也沒啥關系,它是一家中小型民營企業,原名叫宜興新威控股有限公司,且經營業務主要是稀土冶煉,無法掌握關鍵的稀土原料。

回過頭來細看中國稀土的基本面,著實令人擔憂,因為它暴漲、翻倍之后仍然不到1港元的股價。

中國稀土昨天最高0.85港元

所以“仙股”的本質沒有變。

仙股歸仙股,中國稀土倒是一家有熱搜體質的仙股公司?;廝萆弦淮穩彌泄⊥遼先人訓墓適?,還是那頓41萬8的飯局。

一頓飯41萬8,人均吃5萬

2018年9月,上海虹橋,西郊五號,一份賬單火了。

8個人吃了41.8萬,等于吃了三四線城市一套兩居室。

大黃魚,野生的,11.7萬,7.4斤重,捕殺后是用冰塊冷藏空運。

據說這條野生大黃魚是一魚兩吃,半條是腌制結凍吃,另外半條是30年威士忌蒸煮。

還有8.6斤的野生大響螺。

另外,菜單上的40萬還只是菜價,據說他們還帶了48萬的各式酒品,司機哥哥的餐費也要550元(還招人嗎?)。

這么一對比,昨天明星抽煙的那家人均才3000的壽司店根本不值一提。

我尋思了半天,這頓飯最良心的就是軟中華了,88一包,畢竟可樂都賣了18塊錢一罐。

而這“天價賬單”被爆料的導火索,就是發布晚宴菜品圖片的微博用戶@Snake_Kane,人稱“蛇哥”,就是中國稀土掌門人蔣泉龍兒子蔣鑫。

不過之前曬完西郊五號惹出風波后,蔣鑫迅速地刪了微博。

都知道一夜蒸發299億的康美公子買車多,拿不出錢來還債的力帆公子買車更多,而股價都不到1港元的稀土公子買車更更多。

蔣鑫微博曬出的布加迪Grand Sport Vitesse,國內3-4000萬,旁邊是法拉利旗艦LaFerrari。

據說蔣鑫已經成功超越力帆公子成為中國買車第一人。另外,蔣鑫還是中國頂級超跑車俱樂部HAC的會員之一。

玩車的都知道,SCC(北京超跑俱樂部)在HAC面前真的是小巫見大巫,且HAC一共只有9個人。

有人說SCC是上億身家的俱樂部,而HAC是百億身家富翁俱樂部。據說規定申請加入HAC的會員必須擁有某品牌的旗艦超跑,最低標準都得是保時捷卡拉雷GT。

蔣鑫曬出的兩臺法拉利拉法,據說加一起剛好4500萬

據說,蛇哥蔣鑫最大的特色就是那一抹綠,大部分車都是這個裝飾,也算是打上標簽了,一般見到頂級豪車帶了綠色涂裝基本就是他的了。

當然,如果你要是質疑蛇哥家的股價不行,蛇哥是啃老族的話,那他可不答應:

畢竟蛇哥現在自己有自己的電競俱樂部,玩游戲的朋友們都知道,就是那個SDG。

讓四大紛紛辭職的中國稀土

有網友分析超跑圈,越是家里公司不行的公子哥,玩車玩得越厲害。

例如康美公子zun哥,力帆公子精彩哥,這下又來了一個稀土大王的公子蛇哥。

如果不看突發情況只看基本面的話,中國稀土這家公司確實有點懸。因為它已經連虧七年了,要是在A股市場,可能早給你退市了。

1999年蔣泉龍帶著“中國稀土”登陸港交所,“國”字頭的中國稀土很快成為資本市場的寵兒。

但是好景不長,三年后,中國稀土就陷入了一次造假風波,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16年,但在會計師界引起的震動,毫不遜色于康美的審計方正中珠江。

2003年5月,中國稀土遲遲沒有披露2002年的年報,公告拖延的原因有些離奇:在短短的兩個月時間里,中國稀土的核數師(注冊會計師)已數度更換。

2002年,中國稀土上市以來一直聘用的核數師安達信會計事務所因安然丑聞解體。

香港安達信也被普華永道收購,然而蹊蹺的是,在普華永道甄選接收的安達信客戶名單中,并沒有中國稀土的名字。

之后,安永會計師事務所成為其2002年年報的核數師。

然而到了3月12日,中國稀土又稱因安永索要費用較高而解約,接任的是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

一個月后的4月17日,畢馬威又提出辭呈——這次索性連解約的理由亦未告知。

幾次更迭之后,中國稀土宣布,公司最終聘任的核數師為香港何錫麟會計師行。后者顯然不具備“四大”的聲譽。而在當年,香港上市公司中,90%均由“四大”審核。

這種反常現象很快引起了市場對中國稀土財務真實性的質疑。

因為上市公司解聘注會,必須要經股東大會批準才能換,但注會也可參加大會提出自己的意見。

因此中國稀土當年的鬧劇,更像是注會的主動放棄,這影射出的問題遠比出具一份保留意見的報表嚴重。

當年,《財經》輾轉獲知:

“四大”的一致放棄有一秘而不宣的背景——收到了有關部門的“特殊關照”,主要內容是督促其要獨立判斷,要仔細審核。

據優速配資了解,“特別關照”的背景是一封發自內地稀土界的舉報信經由香港特首董建華轉至香港聯交所和香港證監會。

這份舉報信認為中國稀土上市時重新包裝了公司三年來的財務報告并將銷售收入放大三倍。

僅主業稀土類產品的銷售收入累計虛增超過10億元,利潤摻水大約1億元至3億元。

優速配資認為盡管蔣泉龍指責檢舉信是其他企業別有用心的報復,但調查引發的風波令中國稀土股價一瀉千里,并一度傳出蔣泉龍出逃傳聞。

蔣泉龍當年回應“外逃”傳聞

挺過業績造假風波后,2004年到2011年“中國稀土”迎來了發展的黃金時期,除了2008年外,期間凈利潤最少也有8000萬港元,最高時在2011年一舉突破5億港元,蔣泉龍的身價也在2013年飆升到103億元。

但是從2012年起,國家啟動稀土戰略收儲工作,開始進一步限制稀土礦出口,受國家政策影響,中國稀土從這年開始由盈轉虧。

在連年虧損的情況下,中國稀土不得不選擇砍掉部分業務并向外兜售子公司。

賣賣賣還是有效果的,2018年,中國稀土出售業務獲得約2億人民幣收益,稅前輕微盈利了,但與巔峰時期相去甚遠。

愛好賭博的老板

要論起“中國稀土大王”是怎么把一手好牌打爛的,咱們還得先說說這家公司的起源。

中國稀土的老板蔣龍泉的老家在江蘇宜興,宜興是個太湖邊上不大的縣級市,鐵馬曾經去過幾次宜興,在宜興鄉下有兩種特色,一種是各種紫砂壺加工坊,另一種就是各種稀土廠。

但是注意了,江蘇省并沒有什么稀土礦源,北方以包頭為中心的輕稀土原礦產區,南方以江西贛南地區為核心的重稀土原礦產區。

江蘇大大小小的民營稀土廠,主要是以稀土加工企業為主。而跨入90年代,蔣泉龍在稀土、耐火材料行業就已經小有名氣了。然后一位朋友建議他們上市融資,連股票都不會炒的蔣泉龍竟然動了心。

按照民企登陸香港的慣常作法,上市公司的注冊地變成開曼群島,一家名為YYHoldings Limited(其實就是蔣泉龍家族的)的公司成為了大股東。

為了上市,蔣泉龍老婆錢元英國籍都變成了太平洋島國基里巴斯。

憑借香港投資者陌生而新鮮的“稀土概念”和“中國”的名頭,一開始中國稀土備受青睞。二十年前的港交所對稀土稀罕倒什么程度呢?我們舉個例子:

當年中海油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衛留成和中國稀土董事局主席錢元英在港交所一同接受聆訊,結果戲劇化的一幕出現了,當時雄心勃勃的中海油功敗垂成,中國稀土卻凱歌高奏。

然而在12年后,稀土行業開始受到限制后,蔣泉龍不想著好好翻盤,反而愛上了賭博。

那是班也不好好上了,公司也不好好管了,一天凈在東南亞泡著賭博。

直到2017年8月8日,旗下兩個上市公司中國稀土和泛亞環保發布了一則同樣的公告才扒掉了他的“底褲”。

據報社2017年報道,蔣泉龍被新加坡濱海灣金沙賭場的經營者入稟香港高等法院,追討逾1億港元賭債。

原告在入稟狀中透露,蔣泉龍為原告賭場的顧客,雙方于2014年7月26日簽訂貸款協議,原告向蔣泉龍借出2244萬坡元(約1.29億港元)籌碼。

事后,蔣泉龍償還了部分款項,仍拖欠約1889萬坡元(約1.08億港元),原告現要求法庭下令蔣泉龍還款,另加自2015年1月起計,每年12%的利息。

這也意味著,蔣泉龍的這筆賭債欠了足足三年之久。

也就印證了蔣泉龍在公司出現業績滑坡時并沒有出售挽救,而是沉迷賭博,無法自拔。也就間接導致了中國稀土業績的一落千丈,連年虧損。

土以稀為貴,股也以稀為貴。

昨天中國稀土這支仙股的大漲,不外乎游資入場狂炒概念,從港股到A股,稀土板塊、稀土永磁板塊更是集體上揚,不到6億港元引爆A股276億元人民幣的狂飆。